首页正文

武汉基层水利资金缺口大 县委书记称淹习惯了

广州传真美女一句话

海绵体 破题城市内涝

今年南方的强降雨模式让建设海绵城市重回公众视野,2016年是海绵城市加速推进的一年。2013年12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了建立海绵城市的重要性。2014年和2015年,住建部先后印发《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海绵城市建设绩效评价与考核办法(试行)》。新版的《城市综合管廊工程技术规范》则实现了海绵城市与地下管廊综合建设。而继首批16个试点之后,4月份又有14个城市进入中央财政支持海绵城市建设试点范围,政策和各地试点不断超预期都反映了国家层面的坚定态度。

在江汉平原工作多年,淹习惯了。江汉平原一位县委书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地素有水袋子之称。

长江沿线的城市,因水而兴,今年夏天,南方暴雨,暴雨持续时间之长、雨量之大,让很多长江沿线的人们始料未及。

据官方统计,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入汛最强降雨过程。截至到7月3日,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2942千公顷,受灾人口3282万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与2000年以来同期均值相比,受灾面积、受灾人口、倒塌房屋分别偏少6%、33%、76%,直接经济损失偏多51%。

7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飞赴安徽、湖南察看防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洪灾重灾区武汉市以及江汉平原、大别山区的县市区获悉,武汉市今年主城区渍水稍缓解,而新城区渍水严重;湖北的一些县市农村地区,受灾惨重。

武汉主城改善新城严重

每逢雨季调侃武汉看海,已成为固定刷屏模式。今年不少武汉本地网友,在微博上跟大V掐架,称武汉主城区整体情况尚好。

7月5日,武昌火车站附近一家汽车维修店的负责人小周,忙得没时间吃午餐,店里送修汽车剧增。武汉江夏区和东湖高新区一带,很多车库被淹,而他的维修店所在的老城区,少有被淹车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相对往年雨季的全民吐槽,今年武汉的主城区,包括著名的看海胜地——武汉大学周边,渍水缓解了很多;而网络发声相对较弱的边远城区,则是重灾区。

家住汉口的律师吴良涛告诉记者,武汉市内原来的渍水点基本没有渍水,包括很严重的老汉口,也没有因为水灾导致室内交通大堵塞;而被淹得严重的是东湖高新区和江夏区以及新州,是武汉近年发展较快的新城区。

据武汉市水务局通报,截至到7月4日晚9时,武汉渍水路段共9处,集中在东西湖、江夏、东新光谷片区,均在三环外。

相对2011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武汉亲历的暴雨来说,当年渍水严重路段多达88处,且集中在解放大道、武汉大学等中心城区。

参与当地多个地下管网项目建设的武汉悍路威科技公司负责人何钧认为,武汉市这几年在地下管网清淤和管网建设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海绵城市试点工作,也还是起到一些作用。

武汉2013年提出130亿的排水攻坚投资计划,在这次洪灾中,引发网络质疑。7月5日,武汉水务局澄清称,到目前为止,130亿元的投资计划,只完成了40余亿元。不过,武汉水务局也承认,由于征地、建设等原因导致部分重要排水项目建设滞后。预计到2018年底,大部分重点项目能够建成投入使用。

武汉市水务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心城区新渍水点主要分布在工地周边,这是因为围挡、渣土等改变地表雨水的走势,局部水量过大,从而出现短时渍水的情况。

而在武汉新城区,以武汉发展最快的光谷(东湖高新区)为例,遭遇了最严重的暴雨考验,出现多个渍水点。刚过去的周末,高新区管委会全员上岗抗洪;相关部门在媒体微信群,全天滚动报道渍水和交通情况。

武汉一家本土商贸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在江夏区的店铺全部被淹,损失280万。

一位在武汉做海绵城市项目的负责人表示,新城区水灾严重,原因有多个方面,包括降水持续时间长、地势等多个原因;另外,近年城区建设太快,工地形成渍水点,同时相关的地下管网配套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其表示,刚跟某新城区谈好了一个地下管网项目,通过这次暴雨,官方重视程度明显加强。

另一家在武汉做海绵城市项目的北京上市公司中层告诉记者,海绵城市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包括前期规划、中期建设和后期维护,今年有些没淹的,可能是以前淹水后面维护改善;其它地方没有维护好,或者地势低,就难说了。

基层水利投入不足

相对人口密度高的中部重镇武汉市来说,湖北大别山区以及江汉平原的县市受媒体关注的要弱一些,却是灾情最严重的区域。

湖北省气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湖北已有2个乡镇超过1000毫米,分别有94个、34个县市(次)出现暴雨、大暴雨。这较往年同期多47个和24个县市(次),较1998年同期多49个和28个县市(次)。

据介绍,湖北的麻城、大悟、红安日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麻城、大悟、红安、黄梅、蕲春、英山、罗田、广水、建始等地日降雨量均为多年罕见。

2012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荆州采访,当地有基层干部反馈,2006年以后,整个荆江流域的治理,国家投资项目减少,地方财政投入不足。

著名的分洪区——荆州市公安县,水利局官方表示,据统计,2006年至2015年,县政府采取补助性政策投入水利工程资金总额为3960万元,年均不到400万元。然而,据测算,公安县平均每年用于小型泵站的维修改造与小型涵闸等配套工程建设资金需2500万元。

2012年至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先后多次到过湖北大别山区和荆州地区采访,部分农村地区比较明显的问题,是很多地方的堰塘、沟渠被淤泥填平。

在千湖之省的湖北,湖泊、堰塘都充当了重要的防洪蓄水功能,但因为城镇化的加速,以武汉为代表的城市地区因为大修大建以及填湖建楼,备受诟病;而在县市农村地区,大量劳动力外流,农业在地方经济中的地位降低,同时,地方财政薄弱,部分地区农村水利设施失修仍存在。

事实上,湖北省高层也注意到基层水利失修的问题。2011年湖北省启动挖万塘行动,全省万名干部下乡挖沟渠、堰塘。彼时一位给省政府写过建议报告的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由于一些堰塘年久失修,淤积损毁严重,不利于农业生产和防洪,但是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

江汉平原某县委书记则否认了水利投入降低的情况。他表示,去年他所在的县水利投入达2000多万,比往年只增不减。

水利部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在接受新华社采访也提到,长江中下游多地接连发生中小河流、中小水库漫坝、溃口的险情;是由于中小河流、中小水库堤防标准较低,而罕见强降雨雨量超出其堤防设计标准所致。

陈桂亚也提到了部分水库项目的问题。他表示,尽管多年来,国家大规模开展了病险水库加固工程,大部分已经完成,但还有一些工程项目尚待安排。同时,一些10多年前加固的设施近期出现了新的问题,需要重新加固。

抓农村工作,水利是重中之重,在水袋子’地区更是。上述县委书记表示,对比他经历的1998年洪灾,他认为今年降雨范围广,积水无处可排,另外持续降雨半个月,换哪个县城都受不了。

点击:5820 回复:6908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独爱银魂 张陈林 / 2020-05-16 00:19:00
  • 比鬼神更恐怖的,是人心。-永远的盗墓笔记!!! 刘梅 / 2020-05-15 22:30:55
  • 全职晚安~夜猫党不要太熬,明天继续加油!——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心存荣耀,即战无不胜! 付倩文 / 2020-05-15 09:32:05
  • 亦恶亦怜薛成美,半生恶尽半生痴 赵小静 / 2020-05-15 21:23:10